归真堂得罪的是国人虚伪的良心

2012-02-28

——谈部分国人披着现代的华丽衣裳抨击“工业化时代”

归真堂哭了:早知如此就不上市了。骂声四起,愤怒的反对浓烟还在继续,熊能否得救尚不清楚,但结局似乎将要偏向于义正言辞的声讨者们——这些动物保护主义者们秉着莫大的怜悯和爱心,用华丽的词句呼喊:一切摧残可爱生灵的手段应当立即停止,以为中国人可以把文明打造的像GDP一样宏伟和雍容,可惜,从归真堂幻想以“无痛引流”的幌子获取更大的利益,以至于上市上演悲剧而痛苦的眼泪中不难发现:熊还是要被取胆汁,生意还是要做,被当做高级礼品的胆粉也还是要辗转于富人和高官们组成的圈子之中。伟大的抗议声像一只愚蠢的猴子的尿,撒完自己照一照,原来还是泛着骚味。

非动物保护主义者批评动物保护主义者必然没有公信力,毕竟,从野蛮地肆意地猎杀时期进步到有意识地保护生灵的过程,无可厚非是人类文明进程,我要说的是,部分国人随声附和,批着“现代化”思想的外衣,以文明的名义抨击中国工业和商业化进程中必不可少的行为,还沾沾自喜,认为身上沾了爱心的边,拯救苍生的壮举让自己长得一堆翅膀,飘飘然上升到了告别野蛮重塑文明的殿堂。而实质上,这种良心的虚伪和无知显而易见,这些“爱心”泛滥的人们对西方文明的崇拜停留在光鲜亮丽的表皮上,而对这种现在被认为是正统的文明发展进程却一无所知。

上面讲的中国工业和商业化进程,指的是为这几个世纪以来因种种原因而错过的工业革命补课。我们在很大程度上没有经历马克思倾注毕生精力剖析过的资本主义,因此,伟大的社会主义构想的实现前景,从“社会主义必须经历很长时间的初级阶段”这些话中就开始暗淡无光,这个阶段没人说破,其实就是“中国特色”的资本积累,没有钱谈不上建设,没有资本谈不上发展,就像没有粮食人会死亡一样,饥肠辘辘地谈文明,注定是一个冷笑话。而中国式的资本积累在目前来讲,无非就是几种:高消耗,高污染,大破坏,以及像取熊胆之类的“野蛮型商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这种局面不会根本转变。而西方现代文明追崇者们并不理会这种经济发展的艰难,反复强调着:我们要文明,我们抵制昔日的工业革命时期的发展方式。就像我们还没有利用电能,就幻想着要买苹果手机实现现代一样。他们从不去回忆资本主义发达地区的文明是用多少以野蛮行径带来的鲜血铺就的。

我们要保护珍稀动物,但是蛋白质始终是人类不断发展的源泉,有利用就有杀戮。我们的良心不要表现在抱着着大桶的肯德基鸡翅,鸡腿,端着各种方式烹饪的肉类还穿着真皮大衣,踹着真皮皮鞋,然后腾出一只手来抓住麦克风声泪俱下,说我们要珍惜大自然的精灵,保护可怜的熊。

文明需要一个过程,物质发展是文明前进的保障,伪善不会给这个必要的进程带来任何好处,因为,我们既没有保护到熊,还截断了像归真堂一样的众多的企业的命脉。我们的工业时代正在进行,并没有像善于鼓吹的媒体说的那样实现了现代化。科学发展观也并不要求无掠夺和无杀戮,只要有利于循环,正确利用已有资源就应当得到支持。

恩格斯提到的给人以优质蛋白质的温顺的羊,已经被人类宰杀了几千年,可是说保护它们的人寥寥无几,这是因为人们在这方面的良知一开始就建立在错误的起点上,潜意识里将万物的等级标上繁多的标签,进行复杂的定位,这就是为什么有些人分明伪善却还一点也感觉不到;分明存在各种偏见却还以为正直公正。

我们何时能够将我们的“文明系统”无差别的归类定位,还是未知数,但是现在就是过程,骂完之后,人们还是要准备煮上一锅新鲜的羊肉。

2012-2-27于师大,目睹“活取熊胆”被声讨有感。

这是我好友的一篇文章,个人感觉写的很好,所以就转载了。


除非特殊说明,本博客文章均为原创,转载请以链接形式标明博文地址。

本文链接地址: 归真堂得罪的是国人虚伪的良心

分类:随笔文章 | 标签: |